【非天夜翔】唯粉(欢迎扩列)
曾用名【蓝泯念】(ps:怎么这么非主流)【乐少苦多】【阿蓝啊阿蓝】
写过的粮【楚路】【快新】【all橙】早期黑历史严重,现在也是辣鸡。
不更文是因为懒2333
现在是一个学软件的工科女人👩

【快新】鱼板与双翘

看文之前说一下
●AU

●有关滑板的那些概念是我自己的想法不要太在意。

●黑羽快斗视角。

●暧昧向。

●【画粗线】纪念我淤青的膝盖。



 
 

  黑羽快斗在得到江古田区双翘滑板冠军时,只是想着要快点比赛啊,

  要到东京去啊。

·

  他黑羽快斗陪青子去米花町的时候,路过公园就看到一个穿着深蓝色棒球服的男生正在公园广场滑滑板。

  那个男生长得和他有点相似但是男生却在眉眼之间多了点叫做内敛的东西。

  他就莫名其妙被那个男生给吸引了。

  他就只知道那个男生脚下踩的东西是滑板,那个男生蔚蓝色的双眼闪动着光芒。

  后来是已经到了街对面的青子叫他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二话不说直接回到江古田就买下一个滑板。

  双翘。

  他想那个男生滑的也一定是这个。

  他摸着双翘正面上的黑色磨砂,再看了看枫木板,买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个并没有多少花纹的木质滑板,为了这个滑板他想他大概是把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用完了。

   该怎样向老妈解释呢?

  妈,你儿子我看见有一个男生滑滑板很帅于是自己也去买了一只滑板,对了价格是2000+……

  还是有点担心这么薄薄的一块木板真的能够承受住自己的体重吗?

  一旁的青子显然是对突然买了一个滑板的黑羽快斗报以关爱智障的眼神。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第一次滑行的情形。

  很多人都是这样。

  总以为自己还行,电视上也是那么演的,滑板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吗,不就是用脚那么一蹬就完事了。

 

  黑羽快斗这个自诩为天才的白痴当然也是那么认为。

  黑羽快斗右脚踩在双翘的前半部,左脚用力那么一蹬--

  板子滑出去了,他的人留下了原地,是屁股先着地。

  双翘在地上滑行了没有多远就停了下来,黑羽快斗也在第一时间爬了起来。

  摔下来的时候是左边屁股承受了力,黑羽快斗感觉自己左半身似乎都疼的没了知觉。

  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屁股,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滑板,他突然意识到:

  “我是不是不适合滑滑板?”

 

  其实滑板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双翘速度不快,也很稳。只要慢慢来滑行这种事用不着半天就可以熟练掌握。

  黑羽快斗总结了一下自己是过分自负也太看轻滑板了。

  于是他老老实实地去网上下了几个教学视频才发现自己在滑行之前还是要练习一下上板。

  等到他终于成功滑行了一百来米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还是有点痛的屁股还是觉得划不来。

后来我也难得说那么多了,黑羽快斗成功地学会了荡板等一系列高级动作--当然也没少摔。

  于是就有了今天黑羽快斗拿到江古田区的冠军这一幕。

  到了东京参加双翘的半决赛时,他有看到了那个男生。

  大概是半年后的相见吧。

  那个男生站在人群的外围,红色的棒球帽被倒扣在头上,身上是藏青色的卫衣,右手抱着他的滑板-大鱼板。

  黑羽快斗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学错了滑板。

  他看着自己手上价格不菲的双翘他突然想把它摔在地上狠狠地踩碎。

  可是他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狠狠地踩上去自己估计自己的韧带会断裂吧(注:滑板上的脚会随着滑板向前滑行而地上的脚会留下原位。)于是又像是自嘲般的笑了笑。

  那个男生转过身来看到了黑羽快斗倒没有奇怪黑羽快斗一直盯着他反而他还直直的向黑羽快斗走来。

  如果这里有心电图,一定会发现他黑羽快斗的心脏似乎是亢奋的过头了。

  黑羽快斗四处相望想看看那个男生是不是要走向刚好在自己附近的人,等他转过头来那个男生已经走到他面前并且直勾勾的看着他了。

  “我知道你,”那个男生突然这么说,“黑羽快斗,似乎是只学了半年双翘却得了专业组冠军的人。”

  “……”听到这个男生他这么说他突然觉得有点亢奋,他觉得他此刻身体的血液正在逆流,他的血脉正在膨胀。

  那个男生看黑羽快斗没有什么反应,又说,“你好,我叫工藤新一。”

  哟,他叫工藤新一啊。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觉得这名字可真是好听。

  “很高兴认识你。”黑羽快斗伸出自己的右手,对工藤新一说。

  工藤新一看着黑羽快斗伸出的右手觉得有点别扭。于是举起自己的右手,对黑羽快斗说:

  “Give me five?”

  工藤新一逆光站着,米花公园太阳落山前总是聚集了一群滑板少年,更不要说今天是滑板大赛了。

  人潮涌动的地方,工藤新一静好的站在黑羽快斗面前。

  “yeah.”黑羽快斗的手拍向工藤新一的手,发出一个响亮的声音。

 

  也忘了自己参加比赛最后得了第几名,反正他突然对双翘失去了热忱。躺在宾馆的床上,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报着厄尔尼洛现象所带来的危害。

  即使这一自然灾害值得全世界人民关注他现在也只是在想着工藤新一。

  他看着自己与工藤新一手相碰撞的右手,只有短短一瞬他还是感觉到了工藤新一的温度。

  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还是起身换好衣服出门。

  他看着靠在门边的双翘,还是带上了。

  现在是11:48。

  他走出宾馆拿着滑板稍微小跑了一段路,然后一个快速上板跃上了滑板。

  他站在滑板上让滑板保持直行。

  12点的米花町路上已经没多少人,只剩下24小时的便利店和一些深夜不眠的店。

  橘黄色的路灯打在灰黑的路上。

  “哟,黑羽。”黑羽快斗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叫着自己的名字。

  停下来转过身看发现是工藤新一。

  “你怎么大半夜的出来滑滑板?”工藤新一问。

  工藤新一的右手也抱着他的鱼板。

  “睡不着觉。”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的鱼板,说,“给我滑一下你的鱼板可以吗?”

  工藤新一对黑羽快斗突如其来的请求给不明觉厉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好啊。

  一起去米花公园吧。

  黑羽快斗右脚踩在鱼板前方,后脚用力一蹬-

  然后鱼板射出去了。

 
  这就是鱼板的特色。

  黑羽快斗又给自己不能忘怀的疼痛上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黑羽快斗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滑行这件事似乎不是很在行。

  工藤新一的鱼板直直的冲向前方,直到撞上墙被反弹回来才停下了它的速度。

  黑羽快斗这次没有即刻站起来而且呆坐在原地,

  不远处的工藤新一笑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你怎么不说你是第一次滑鱼板?”工藤新一说。

  老实说在知道工藤新一滑的不是双翘是鱼板之前,他对其他的滑板根本不想去了解。

  现在他知道了。

  鱼板是看着简单却比双翘还要危险的东西。
 
  工藤新一走近黑羽快斗,替他挽起袖子,说,

  “你的手肘都肿了。”

  黑羽快斗这才意思到自己在摔下时下意识的用手撑地。

  被工藤新一这么一提醒才觉得痛。

  “走吧,估计你的旅馆也没有药,去我家给你擦药吧。”工藤新一说,“我家就在这附近。”

  工藤新一拉起呆坐在地上的黑羽快斗,然后跃上自己的鱼板,滑走。

  “跟上我吧。”工藤新一说。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穿着红色匡威的脚踩在黑色的磨砂表面上。

  然后一个快速上板跟上了工藤新一的步伐。

  现在是0:52。

 

End

评论(7)
热度(58)

© 你的蓝姐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