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天夜翔】唯粉(欢迎扩列)
曾用名【蓝泯念】(ps:怎么这么非主流)【乐少苦多】【阿蓝啊阿蓝】
写过的粮【楚路】【快新】【all橙】早期黑历史严重,现在也是辣鸡。
不更文是因为懒2333
现在是一个学软件的工科女人👩

【快新】凌晨两点。

 

 ·

  凌晨一点的天不黑,也不亮。

  工藤新一起身,看着从窗帘的缝隙里渗透过来的昏黄的路灯。

  微微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案子的事情一直困扰着他。

  虽然犯人的思维无非是制造不在场证明,掩饰作案手法,隐藏凶器。从这三点出发似乎是很简单,但是这次的略微有些棘手啊。

  一旦和那个家伙有关就会变得异常棘手--怪盗基德。

·

  工藤新一一直觉得怪盗基德这家伙是闲到了蛋疼。

  偷东西前还要搞一个声势浩大的预告函,在偷东西时又要玩弄日本警方,偷了珠宝又要还回去。

  就是闲的蛋疼嘛。

  这次也是一样,基德发出的预告函在他工藤新一还没有来得及解开的时候,宴会场就发生了命案。
 
  一位瘦小的男士被发现死在了停车场,死亡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但是有嫌疑的人只有两位并且均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其中一个一看就知道是基德假扮的。

  因为时间匆忙也就只能仓促做出来的假面具导致他的表情怪怪的。

  另外就只剩手法与证据。

  是怎样才能让他在二十层高楼杀死了身处停车场的受害者。

  基德奇怪的品味终于正常了一次没有打扮成女仆也没有打扮成胖大叔,只是一个相貌平平的职员。

  工藤新一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直接排除了基德的嫌疑这作风着实有点不像自己。

·

  起身是难以忍受的疲惫和愁绪,开灯的话会影响隔壁的邻居,干脆就着月光起身去了楼下。

  打开酒柜,还有几瓶威士忌,也不管拿着哪种,他就直接倒进了透明的水晶杯。

  喝了一口的实在太难受又去加了几块冰块。

  微微抿了一小口,可是还是让人心烦,想着干脆抽一支烟。

  在身上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穿的睡衣,香烟放在床头柜上。

  于是就拿着酒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路灯,路灯发出了昏黄色灯光下围绕这飞蛾,盘旋起舞。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这灯管,又有些飞蛾的残躯落在灯柱旁。

  等到天一亮环卫工人就会将这些飞蛾的尸体清理干净,留下干净的街道。

  将酒随意摆放在一旁,干脆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细长的烟,凑在嘴边点燃,深吸一口有尽数吐之。
 
·

  目暮警官很快就到了现场。宾客们被拦在了现场,毕竟很可能基德已经混进了现场的宾客中。

  再说在中央展示的宝石也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里,也就是说基德还没有行动,仍然扮成了某个人物。

  中森警官很想把每个人的脸皮都扯一遍的,但是上头发话宴会里面的很多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所以这个想法也只有不了了之。

  工藤新一吩咐让警员守好会场就和暮目警官到了停车场。

  尸体靠着墙的一个阴影角不注意看根本不会发现这里有人。加上这里是监控的盲点根本没有拍摄到这里也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人来过没有。

  让人在意的是被害者是被利器插近了心脏一击致命,因为凶器没有拔出所以血流量很少。

  一般人要杀一个人一般会把利器残忍的拔出来让对方更加痛苦。没有拔出来只能说明凶手不想让身上沾上血,不得不说还是一个挺冷静的凶手。

  但是心脏被刺还是会有一些血液喷射出来,可是附近除了被害者身上沾了血液,没有哪个地方有沾上血液。
 
  工藤新一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基德的作案时间。

  真让人心烦,一次性要解决两个案子才行。

·
 
  工藤新一喝完杯子里的酒打开手机,是白天怪盗基德传来的邮件,

  【一个人心动的时间,只需要一瞬间。

  前面的爱恨情仇,恩怨纠纷都只是这一瞬间的铺垫。】

   工藤新一觉得他喜欢的是毛利兰。

  毛利兰温柔、漂亮、善良可并不柔弱。她坚强、大气可并不会一个人死撑。她有女孩子的柔软,又有女孩子的坚强。

  她陪伴工藤新一一起长大,她留给工藤新一太多的记忆。

  他觉得他总有那么一天会带着毛利兰去旋转餐厅,然后拿出精心挑选的银白色的尾戒给她戴在无名指上,向她求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可是想到这些,他并没有很期待,就像是义务教育那样没有期待,就像是一种不能避免的到来。
  
  【你想清楚了吗?

  你到底喜欢谁?】

  怪盗基德问。

  下意识的想要说出“兰”这个字眼,但是却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怪盗基德却又步步紧逼,与工藤新一一步步的靠近。

  工藤新一一步步的后退才发现栏杆竟然抵住了后腰,身后就是高楼下的深渊,掉下去就是万劫不复。

  【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你推理出了你喜欢谁了吗? 】

  怪盗基德仍然在步步紧逼,工藤新一甚至觉得自己可以透过单片眼镜看清楚基德扑克脸下隐藏的表情。

  想向后退,但是发现已经不能再退。一不小心脚一滑才意识到栏杆过低,失去平衡的那一刻仍然注视着基德的眼镜,想着“我这次肯定要完了。”

  感觉到后腰被紧紧一搂,平衡感又回到了意识里,然后就是跌进了一个怀抱,被紧紧的捁在了怀抱里。

  “小心点,吓死我了。”基德的声音从右耳传进工藤新一的脑海,还有基德的气息打在工藤新一的后颈。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世纪,也可能只是瞬间。被松开的那一瞬间工藤新一做了他这个处男这一辈子最疯狂的举动,他的右手从基德的耳旁穿过,按住他的后脑。

  然后他吻住了他。

  ·

  杀死一个人需要多久?

  【一瞬间。】

  手法,作案工具都是都是铺垫,真正杀死一个人,只是需要一瞬间。

  “目暮警官,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工藤新一说。

  在万众瞩目的场合说出自己完美的推理是自己向来习惯的,但是今天还有一个人的目光看着他。

  他突然觉得从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炙热难耐。

  工藤新一开口说到,

  “凶手就是你。”他揣在裤袋里的手拿了出来,直直的指向凶手。

  “你将被害者叫到厕所,你们两个待到了同一个厕所隔间,然后用迷药将被害者迷晕,然后杀死。这个过程用不到两分钟。”

  “至于溅在四周的血液被你擦干净了。”

  “等到宴会的高潮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转移,你就将被害者的带到了停车场。”

  “这就是手法。”

  “说起来真是丢脸。这么简单的手法竟然骗了我那么久。”

  “证据嘛,就是厕所隔间里用鲁米洛反应和指纹就能找到证据。”

  “你伪造了现场以至于我们根本不会去排查厕所。”

  “至于动机嘛,我是没有那个心思想知道。”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说的越多,那种炙热的感觉越发严重。

  “ 彼にすごく愛しているから(因为我太爱他了)  ”凶手被带走时只是远远望着被害者的的脸,深情的说着这句话。

.

  烟抽完了,酒也喝完了,那条邮件看的不能再看,已经两点。
 
  【我失眠了,在想你。】

  工藤编辑了邮件发了过去。

End

明天我生日快乐。
 

评论(27)
热度(121)

© 你的蓝姐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