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话唠和性冷淡的巧妙结合体。

你就不要笑

胎死腹中的原创

  00

  李笑出生的时候,据说哭声响彻整个产房,硬是把接生多年的医生都吓得怀疑自己今天手劲忒大了一点。
  在产房外的李爸爸一听到这洪亮的哭声就知道:这是我的娃!
  战战兢兢地从护士手中接过这个哭声震天的瘦的像是猴子一样女娃娃,一时间脑袋里那点文艺青年的思想在作祟,就起名--李笑。
  后来李笑问,“爸,您说您当时脑子抽了什么风,给我取李笑这个名儿?”
  李爸爸这时会狠狠的剜她一眼,再深深吸一口手指里夹的那支天下秀,故作深沉的说:“我当时就在想啊,这女娃娃一出生哭声那么大,就好像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完了。”
 ...

深夜撒糖哦哦哦!!

【楚路】寻


狗文笔慎重!

移动迷宫背景。

这是我写过的最长的短篇了,我爆肝了!

  1

 
 

    烈日晴空,映照这迷宫当中的荒原。其实不能说是荒原,这里有水源,有树木,有绿草,有房屋还有人类。

  这个地方是迷宫的中心,迷宫的巨大的、厚实的墙壁会保护他们,但路明非更愿意称之为束缚他们。

  路明非现在正在给葡萄施肥,芬格尔在给葡萄扎架子,不远出的老唐正在挑水。他们三个被迷宫中的其他人称为“迷宫三败狗”。其实在路明非来之前只有两个败狗的。

  突然间,一种巨大齿轮转动的声音出现在这,芬格尔皱眉道...

随便说说

作为非天吹我真的不知道最近该怎么办,看到鸿俊是天魔种后就莫名胃疼( ´▽` )ノ

等开学了把非天的《相见欢》三本都买了,下学期都要反复温存《相见欢》了,主公我爱你,么么哒。

还有就是这几天有更新,最后就是,

我爬墙了,真的爬了( ̄∇ ̄)

【楚路】春风十里,不如老子去·日·了你

    

  首次楚路( ´▽` )ノ

等我《烟灰》的宝宝们对不起啊(╯з╰)

  现在是凌晨一点,路明非正坐在楚子航身旁的座位上打盹。

  他们现在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还有三十分钟飞机即将降落,楚子航看了看时间,决定等到飞机开始降落时再叫醒路明非。

  老实说日本除非是再出现一个王,不然就算是日本蛇岐八家垮台了都和总部没有关系,毕竟总部和日本就像是一个绝对隔离的存在,所以这次昂热把任务交给楚子航和路明非也确实是让他们两个诧异了一把。

  但是当两个人看到任务的时候,瞬间就懂了为...

【快新】烟灰 06【起点】

同学们都放假了啊?

我没有啊!!!!!


 

   莎朗·温亚德是老妈的朋友,但是工藤新一没有记错的话,都死了一年多了。

  所以,这些事怎么会和一个死人有关系?

 

  工藤新一试着去理清自己的头绪,可是也只能是越理越乱。

  到底是差点什么?
 

   差点什么?

 “为什么是工藤新一?”工藤新一脑袋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事实也证明这个想法可能是解开这一系列问题的key.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工藤新一在警方的邀...

我发现我有一个发现冷cp的少女心。

滚犊子的!

今天中了荷兰傻的毒,又站了楚路的坑,上个墙头是透新,琴新,all新,以前是all橙。
今天又吃了展包【开封奇谈】的毒。

唯一不冷的cp我只饭过几个月瓶邪。

2017年高考零分作文

【江苏卷高考作文题】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生活中离不开车。车,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车来车往,见证着时代的发展,承载了间的真情;车来车往,折射出观念的变迁,蕴含着人生的哲理。

《开法拉利的人》

  我叫黑羽快斗,我知道我只要在这张纸上写上我的名字我的卷子就是零分,但是没关系啊,说不定我的卷子可以被发到网上去啊,对吧。

  所以我还是文绉绉来一笔。

  车是什么?车在古代是代步工具,车在现代是炫耀工具。的确也是这样。你开的车别人会觉得你是哪种层次的人,这个直接影响别人对你的看法。所以到了现代,车已...

【快新】烟灰 5【端倪】

拙劣的推理,不要打我。

   “呐,”工藤新一塞了一张钞票到武藤作的手里,“黑羽快斗上一个室友,把他死的过程,一点不漏,完完全全告诉我。”

  武藤作顿了顿,后来想到也许是这哥俩之间的事,也从实说了出来,毕竟做他们这行的最重要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嘴。

  “那个和基德同一个寝室的我们也记不住他叫什么名字,就给他取了“瘦鸡”。”

  “那个瘦鸡才到监狱时,基德也没怎么管他,你知道的,基德就是这种懒得惹事的人。”工藤新一听到这里,内心做了个无语状,黑羽快斗懒得管事?

  “那个小子犯的事据说是杀人,基德没怎么动他监狱里其他人也没动他...

【快新】烟灰 04【暗涌】

    小伙伴们差不多猜下下?大的线索差不多都出来了( ̄∇ ̄)要注意一些细节啊(⊙o⊙)

但是毕竟还有一些背景没有给全,(╯з╰)

  工藤新一正蹲在操场的边缘,耳朵背后夹了一根劣质香烟。就像街边的流氓那般。

  这也正是工藤新一的目的,让自己“融”入监狱。

 

  武藤作走近工藤新一,也随着工藤新一的样子蹲下,小声问:“基德是你的哥哥?”

  又是这个问题,即使之前被否认过一次,但是看着两个人相似的脸庞真的很难相信两个人没有关系,并且工藤新一是可以称呼基德为黑羽快斗的人。

  工藤新一稍...

1 / 5

© 乐少苦多 | Powered by LOFTER